您当前的位置 : 上虞黄金城手机版网  >  休闲频道  >  笔谈
三餐絮语
2019年09月21日 23:17 上虞黄金城手机版网
来源: 上虞日报 作者: 金慎言 编辑: 孙昭

  老家陈溪,一日三餐都称之为“饭” :早饭、晏饭、夜饭。其实不然,这个叫法有点夸大。大米烧煮干的叫“饭”,稀的则叫“粥” ,麦、粟、芋艿、番薯、瓜果、青菜等杂粮配制的理应叫“泡饭” 。大概是“粥”“泡饭”有失体面,“米饭”雅而高贵,所以世代沿袭,直叫至今,叫者自然,听者明白。久而久之,倒成了乡人见面亲切的一句问候语,“侬饭吃过咪?”“吃过哉。侬有吃过来?”它有如一条根,深深地延伸在乡情里,实在是“民以食为天”在陈溪山乡的诠释。

  陈溪早饭,确系米饭居多,这是特殊的地域环境决定的:山民上山下地,劳作时间长、强度大,非“薄粥”“泡饭”所能抵御的。但早饭之早,早得现代人难以置信。第一缕炊烟是挑脚人家,他们要肩挑山货,走四十多里路,去县城赶早市,主妇一般头遍鸡啼开始烧饭。旧时大灶铁镬,烧煮一餐饭至少要一个小时,米粒才会完全软化,出饭率才会提高。其吃法规矩颇多:镬芯饭先要盛装饭篮,留作“饭娘”下餐待用,尚有部分鲜米饭给男人吃,吃后包成“冷饭包”,为出市者中餐,剩下的镬边饭给全家男性吃,而女性(含养媳妇),则吃镬焦泡饭。镬焦,现代词叫锅巴,粘在铁镬上微焦的饭粒,香而脆,烧煮成泡饭实在是一碗高档米粥,黄而不苦,既绵又绸,香气馥郁,但不耐饥。故解放初童养媳回家时,却成了控诉养母虐待的一条罪证。

  东方鱼肚白,挑脚佬出门,村庄渐渐明晰起来,青山如黛,炊烟曼舞,人们骚动起来,舒活起来,响声四起:打扫庭园的、捡猪牛粪及狗屎的、断木劈柴的、井台挑水的,还有几个睡眼蒙胧的牧童,骑在牛背上,挂着泪水揉着眼睛,把满腹委屈发泄在牛鞭上,一鞭一鞭狠抽着牛,缓缓向村外走去……

  陈溪晏饭,一年四季,有好大一部分人是坐在石头上,与山神土地、田公田婆共进午餐。清明到谷雨这段时光,采茶女茶山用膳,十分浪漫、温馨。中午时分,墨绿色的山坡茶园泛着红光,在茶篷中若隐若现的采茶女犹如一朵朵移动的花,随着吃饭哉,吃晏饭哉的一声声呼喊,茶园瞬息闹猛起来,你呼我应,笑声四起。三五成群,择一平地,解下“围身布”摊于中央,摆上各自菜肴,掇一块平石,围坐四周,婶婶、姑姑、姐姐、妹妹,笑声四起,其乐融融!初夏,山岙梯田整理就绪,开始插秧。这是一件十分庄重的事,家里杀鸡、买肉、裹麦果、包粽子,中饭送到田头吃。中午时分,暖阳高照,清风吹拂,白洋洋的水田边,在摊开的蓑衣上,坐着一簇簇人群,喝着满杯的自制米酒,嚼着甜甜的粽子、麦果,话语声、笑声回荡在清凉的山谷。腊月天,雪霁天晴,山民开始忙碌过年场头,去深山冷湾掘冬笋。中午时分,他们用两块石头相向而立,搁上铜罐,开始烧煮。剥一两支受伤的团笋,切片放入铜罐中,炖煮一阵后,放上家里带去的腌芥菜和年糕,再炖上一阵子,热气直冒,飘散着芥菜、团笋、年糕泡饭的香味,口味好,又耐饥。而回家吃晏饭的农人从无空手,或柴或草或瓜果蔬菜,因为旧时陈溪妇女很少上山砍柴割草的,也无赤脚下地干农活的。但有一条规矩,凡男人在畈劳作,女人烧好晏饭,只能静等,即使男人回家很迟,小孩哭闹,也不准先吃饭。

  陈溪夜饭,一般以“薄粥”“泡饭”为主,品种琳琅满目。春夏两季,以麦、芋艿、瓜果、豆类、笋类、咸菜相互搭配。粥类有纯米粥、腌菜粥、豇豆粥、绿豆粥、南瓜粥等,以绿豆粥为最佳。但绿豆必须先用红镬炒炙,待绿豆发出轻微地“哔卜、哔卜”爆裂声后,再加水添米,先猛火,待沸腾后用文火慢煮,这样绿豆入口即化,香糯可口,且有祛火功效。糊类有大麦糊、小麦糊、玉米糊等,以咸菜玉米糊为最佳。但必须先把咸菜切碎,用油炒熟,然后加水,待水沸腾,一边撒粉,一边搅拌,色泽金黄,香糯软滑,便于消化。泡饭以咸菜、春笋、瓜果、年糕、麦汤圆等互相搭配组合而成,以咸菜笋丝年糕泡饭为最佳,但年糕珍贵,一年也只能尝到一两回。秋冬两季由番薯当家:粥类有纯番薯粥、番薯粳米粥、番薯糯米粥、番薯豇豆粥、番薯绿豆粥等,以番薯豇豆粥为最佳,有时主妇再搓入几枚糯米汤圆,为粥之上品,是雇百作师傅或招待亲朋之点心。番薯配以青菜、萝卜、腌菜、迟夹头(麦粉制作,今叫面疙瘩)、各色汤圆等,调制成各类泡饭。常吃的有青菜番薯泡饭、咸菜迟夹头泡饭等,以青菜芦稷汤圆泡饭为最佳,有“关门吃”之说,意思是怕邻居看见眼馋。待冬至过后,撒落在搁板里的小番薯干瘪而有甜味,煮一大镬小番薯,内蒸一钵头饭,先吃番薯后吃饭,吃剩的晒成番薯饼,作为明春上山砍柴、背竹的垫肚点心……总之,陈溪夜饭十分节约,老辈说:“夜饭压眠床脚,半饱即可!”饭后稍作休息,上床睡觉,省灯油补体力。

  俱往矣,三餐旧事!遗憾啊,这些陈溪餐谱都渐渐消逝在时光长河里……

  当下陈溪山更茂、水更清、路更宽、村更美,人们不再以单一务农求生存,大多进城或文或工或商,黄金城app理念早被城里人同化了,大灶铁镬难觅,豇豆、绿豆早已绝迹,番薯、芋艿尚有少量种植,不纯为家用,为馈赠住在城里的亲朋。笔者进城二十余年,絮叨三餐,思念而已!

中共绍兴市上虞区委宣传部主管 上虞日报社主办 黄金城娛乐在线黄金城手机版网站平台支持
上虞日报社、上虞黄金城手机版网版权所有 保留所有权利 浙新办〔2009〕13号 浙ICP备09065063号

黄金城平台